• 2345安全卫士官方下载2345安全卫士 v3.6.0.9203 官方正式版 2018-04-23
  • 2345好压压缩软件下载 2018-04-23
  • 2018年河南省体育产业发展会议郑州召开 2018-04-22
  • 2018年河南省体育产业发展会议在郑召开 2018-04-22
  • 2018年“壮族三月三·相约游广西” 暨崇左花山国际文化旅游节开幕-权威主流媒体 2018-04-21
  • 2018中国“光伏+储能”技术融合创新应用大会开幕 聚焦动力电池梯次利用 2018-04-20
  • 2018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落幕 2018-04-20
  • 2017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直播专题 2018-04-19
  • 2017中国储能企业装机规模排名出炉 2018-04-19
  •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全文阅读,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最新章节,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04-17
  • 1公斤卖数万甚至20多万元!天价茶这样“炒” 2018-04-17
  • 2018年普通话考试技巧有哪些 2018-04-13
  • 2018年普通话水平测试有哪些注意事项 2018-04-13
  • 2018年晋中市直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考试报名入口 2018-04-13
  • 2018年晋中市直机关公开遴选公务员公告(43人) 2018-04-13
  • 正文

    第二十章 浮出水面

    更新時間:2018-04-16 20:26:46字數:5156

    小說,小說網 www.2x2plus.com 可嘆人類是那麼的渺小,他們就像玩偶一樣墜落,不過在落到充氣墊上時還是發出了巨大的衝擊聲;警察就像掐着時間似的準備了救援設備,先將劉玉婷送往醫院,緊接着思夏和家熙掉在了一塊兒,兩人雖處於昏迷狀態,家熙的手還是攥着思夏的衣角;郭警官衝著醫生喊:“快,快救人!”

    志烈低頭看到樓底的動靜,臉上露出了笑容,自言自語道:“這個郭警官真是太給力了!”隨後他一路小跑坐電梯下去了。他興沖沖地跑到郭警官的跟前問:“他們沒事吧?”

    郭警官笑道:“因該只是受了輕傷,已經送到醫院去了?!敝玖肄D身準備離開,被郭警官叫?。骸暗鹊惹叵壬?,我們和你一起去吧!”臨走時他吩咐老魏讓他封鎖這裏的所有消息。車子伴着陸續點亮的燈火離開。

    志烈在手術室外焦急地等着消息,在得知他們沒有大礙只要明早蘇醒就沒事了;他整個人才輕鬆下來,笑着對郭警官說:“就知道那傢伙命大?!?/p>

    郭警官面帶微笑地說:“我會安排英子保護沈小姐的,另外那個劉玉婷已經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請你放心吧!我還要回警局一趟,就不打擾了!”郭警官跟志烈握手后便離開了醫院。

    陳家熙守着快到中午才醒來的思夏,幾個人焦急地看着微微睜開雙眼的思夏;沈思夏的目光最後落在家熙身上小聲地說:“原來我還活着呀!”這句話一出逗得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李藍汐握着思夏的手說:“你說你這都是第幾次了!你是不把我們嚇死你是不甘心呀!”在一旁的盛子茗笑着說:“這叫吉人自有天相!”

    家熙看着她們開心的笑着聊着,覺得他和志烈因該迴避了,於是他給志烈使了個眼色退出了病房;志烈看着手上纏着繃帶的家熙問:“你撐得住么?要不我們去外面走走?”

    :“走,我正想出去透透氣呢!”兩個人坐在長椅上,身後有許多藍紫色的鳶尾花;家熙和志烈幾乎同時翹着二郎腿,家熙對志烈說:“我感覺有人在針對我們凱青,更確切地說是針對我的!”

    :“那有想到可能是誰么?”志烈將臉轉向家熙。

    :“我看過劉玉舟的檔案,他十四歲時候母親死於心臟病,他二十三歲就接管了啟航科技,之後他父親得了憂鬱症自殺了!還有她妹妹劉玉婷是他們家在孤兒院領養的?!?/p>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

    家熙停頓了一下說:“他母親住院時,我父親也在住院等着做心臟移植手術!”

    志烈瞪大眼睛:“你是說,當年伯父搶了他母親做移植的心臟?所以才……”

    家熙嘆了口氣說:“只是他以為的那樣!”

    :“就算劉玉婷不是他的親妹妹,再怎麼也是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的親人呀?”

    家熙搖着頭說:“從我們正常人的感情來說都會這樣想的,可是如果是被仇恨蒙住雙眼的人就不一定這樣想了!你想,劉玉婷的孩子怎麼會出現在我們凱青莊園?很明顯是有人故意栽贓給我們的,他的目的只有一個,激起本就失常的劉玉婷對思夏的恨意!從而利用她,來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這是事實,那麼這個人的心理已經扭曲到什麼程度,真是讓人無法想象!”

    :“是??!真是殺人不見血呀!”志烈沉思了片刻:“那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你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呀!”

    :“本來是想借藍汐的生日把劉玉舟請來,試探一下他,可是怕等不到那一天了,他做事太狠毒了,不知道他下一步還想干什麼!”

    :“要不要和劉玉婷談談?”

    :“走,我們去找劉玉婷去!”說著兩人一同起身去找劉玉婷了。

    病房裡是空的,郭警官派的兩個人也不在,家熙打電話給郭警官了解情況;原來在劉玉婷早晨醒來時,沒有大礙就被帶回警局了。劉玉婷接受審訊的同時也知道了自己不是劉玉舟親妹妹的事實,她突然恍然大悟,懷疑劉玉舟才是害死自己孩子的兇手,還有寄照片給立國的人可能也是他,想到這裏她心裏幾乎崩潰,她哭着說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呀!然後把所有的犯罪事實經過都說給警察聽。

    郭警官若有所思地對老魏說:“看來這個躲在暗處的兇手非常的狡猾呀!”

    :“要不要通知陳先生他們注意安全?”

    郭警官似乎陷入了無盡的沉思,了解他的老魏沒有打擾他的思考,靜靜地等着他。郭警官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說:“馬上對外宣稱,劉玉婷從醫院逃跑,不知所蹤,另外在劉玉婷的手機里裝上定位系統和竊聽器?!?/p>

    梅浦新跑來:“老郭,查到昨晚在小區的黑衣男子和那天在凱青莊園附近的黑衣男子是同一個人,從身形上看就是照片上這個男子?!泵菲中逻f給郭警官一張照片,照片里的主人公是黑衣男子和劉玉舟在河邊釣魚的遠照。郭警官看着梅浦新問:“查到他的底細了么?”

    :“這個人叫汪發智,今年三十歲,是劉玉舟的小學同學;他參過軍,退武后一直沒有工作,七年前他為劉玉舟工作;還有……”

    :“什麼?”

    :“也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寧波警方也在調查這個人,還讓我局協助他們?!?/p>

    :“出什麼事了么?”

    :“就在昨天早上,凱青集團在寧波的樓盤突然倒塌,造成一死六傷!警方控制了當地法人代表以及負責接收鋼材的負責人,經審訊,那負責鋼材接收的負責人供出了汪發智?!?/p>

    郭警官深深吸口氣說:“我們也在找這個汪發智呀……這樣,老魏你馬上去機場和火車站查汪發智的出入境記錄,看他是否已經跑路;你和英子去把劉玉舟給我盯緊了,但是絕對不能讓他察覺到。有什麼異動立馬向我報告!”

    收到命令的老魏和梅浦新去忙了。

    另一邊,陳家熙接到家昊的電話:“家熙,你知道豫州市的現任市長是誰嗎?”

    :“別賣關子了,快說!”

    :“是董宇梟!就是劉玉舟的那個朋友?!?/p>

    :“好!我知道了,你趕緊回來吧,我需要你!”

    :“什麼啊什麼???”家昊清清耳朵:“我是不是打錯電話啦?”家昊開心地笑着。

    :“少貧??!快回來,路上注意安全!掛了!”家熙剛掛掉電話,志烈就撅着嘴說:“家熙,你可不能這樣??!我會吃醋的!”

    :“你小子就是來逗樂子的是不是?”叮鈴鈴家熙的手機再次響起:“喂!好!我會注意安全的,謝謝郭警官!”家熙掛掉電話對志烈說:“郭警官讓我們在抓到犯人前都要注意安全,因為他們也不知道下一個目標是誰!”志烈點着頭和家熙先後進入了病房。

    被警方故意放走的劉玉婷,第一件事就是找劉玉舟;她沒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在家裡等着他。劉玉舟工作到很晚才回來,他一回家,曾姨就告訴他小姐在書房已經等他好久了。劉玉舟一聽是劉玉婷,臉色立馬就變了,說:“曾姨,你不是說想回去看看你兒子么?你去收拾收拾,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看着劉玉舟固執的表情,曾姨不敢回絕,於是答應了。劉玉婷知道劉玉舟回來了,她在樓上聽到了車子停放的聲音,但是她沒有急着下去找他,而是坐在劉玉舟書房的辦公椅上等着他。劉玉舟不緊不慢地推開書房的門,一眼見到劉玉婷正在翻看着一本書;劉玉舟將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焦急地問:“婷婷,你這幾天去哪裡了?電話打你也不接……”

    :“哥,我還該這麼稱呼你嗎?”

    :“傻丫頭,你不叫我哥,你叫我什麼?”

    劉玉婷冷笑着:“你也配?”

    :“婷婷,過分了??!”

    :“過分?”劉玉婷再次冷笑道:“我的好哥哥!我來問你,我們倆到底有沒有血緣關係?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哥哥?”劉玉婷略顯顫抖的聲音明顯變大了許多:“還有我是不是爸媽從孤兒院領養的?”

    劉玉舟從沙发上站了起來,臉色變得很難看,一雙死魚眼死盯着劉玉婷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麼說是真的了!哥,你好狠的心呀!連自己的外甥都不放過!他還那麼小?!眲⒂矜醚壑蟹鹤艤I花,用手比劃着孩子的大?。骸澳阕龅倪@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呀?”

    劉玉舟避開劉玉婷的眼睛,走到窗前說:“我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寄給立國的那些照片也是你做的對不對?”

    :“婷婷,你越說可越離譜了??!”

    :“就算我不是你親妹妹,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那麼久,你就從來沒把我們的感情當回事?爸媽可一直把我當親生的女兒看待的……記得媽媽去世的那年,我們一起哭……”

    :“說夠了沒有?要不是你經常惹媽媽生氣,媽媽的病情又怎麼會惡化?”激動的劉玉舟走近劉玉婷指責道。

    :“你精神是不是有問題?媽媽的死怎麼能怪到我的頭上?”

    :“那你有想過替媽媽報仇么?你只想到你自己的幸福生活,媽媽死的有多可憐你有心疼過嗎?我們本來幸福美滿的家就因為陳家被毀了!你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我們其實是一條戰線的人!我們要共同對付我們的敵人……”

    劉玉婷眯着雙眼:“你有事你說出來嗎!我不會不幫你;可你為什麼要害死我的孩子?他可是你外甥??!”劉玉婷離開辦公桌走近劉玉舟。

    :“我沒有!”

    :“那孩子是怎麼死的?”

    :“我怎麼會知道!”

    :“你撒謊!”劉玉婷用手拉扯着劉玉舟,劉玉舟一把將其推倒在地上:“你現在可是逃犯,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處境!不要在這裏撒潑!”

    坐在地上的劉玉婷冷笑里夾雜着苦澀:“我只恨我自己太愛立國,才會對沈思夏的誤會越來越深,才會被你利用,現在我成了殺人犯,你很開心么?”

    :“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沒用!自己的男人被搶走了,又沒保護好自己的孩子,可笑的是連自己的仇人都搞不清楚是誰,還在這裏找自己的哥哥算賬!你說你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你……你真是揣着顆狼一樣狠毒的心,這個時候你覺得我沒有利用價值了,就恨不得我馬上去死是嗎?”劉玉婷用食指指着劉玉舟。

    :“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也是沒有解釋的必要了,你還是趕快離開的好!不然警方會給我扣上一個窩藏罪犯的罪名的!”

    劉玉婷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準備離開,忽然她駐足,轉過身來問:“如果我幫你除掉陳家熙和沈思夏,你會幫我離開上海去美國么?”

    劉玉舟有些犯難,挑着眉說:“你現在可是被通緝的罪犯……幫你逃到美國有一定的困難?!?/p>

    劉玉婷的眼神變得犀利:“一切都聽你的,只要你幫我逃到美國去,我什麼都願意去做;就當是為了咱們的媽媽!你幫我一次,我再幫你一次!”

    劉玉舟露出了笑容拍着劉玉婷的肩膀說:“這才是我們劉家的人嗎!”

    :“我去找沈思夏的時候,她已經昏迷躺在地上了,是不是哥你在幫我?”

    :“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妹妹呀!不幫你我幫誰呀?”

    :“可是接下來的行動恐怕還得要你幫忙,我一個人是完成不了的?!?/p>

    :“這個你不用操心,我會安排好的……等老劉送曾姨回來,我讓他送你去鄉下避两天!”

    第二天早晨,正在病房跟思夏說笑的家熙接到郭警官的電話:“喂!郭警官有什麼事么?”

    :“你有什麼親人在新加坡么?”

    :“我父親這两天可能會從香港轉飛新加坡,但是不知道到沒到!出什麼事了么?”

    :“沒事沒事,我們就是調查一下你是否還有家人在國內……”

    掛掉電話,家熙立馬打了個電話給陳宗凱,從姚醫生的口中得知他父親很好,他這才了放心。家熙將思夏手放到自己的臉上,有些疲憊地趴在坐在病床上思夏的腿上,輕聲地說:“要不要睡一會兒?”思夏撫摸着家熙的臉頰,微笑着:“想睡就睡會兒吧!”

    警局裡,郭警官焦急地說:“老魏,馬上聯繫新加坡警方,讓他們派人保護陳宗凱,我馬上帶人將劉玉舟控制起來,不能讓他再繼續害人了!”

    李正強:“可是我們還沒有拿到確切的證據,緊緊憑錄音就抓人,反而會打草驚蛇!”

    :“可是我們的調查進度沒有他動作快,我們先將劉玉舟控制起來,再想辦法去抓捕那個汪發智,強子帶上組員跟我去抓人!”

    :“是?!?/p>

    一個多小時后,郭警官帶着組員正準備下車抓人,突然接到老魏打來的電話:“老郭,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快說!”

    :“剛剛接到新加坡警方的電話,好消息就是汪發智在新加坡被抓住了,不好的是陳宗凱心臟病突發送進醫院了,正在搶救!”

    郭警官長嘆一口氣說:“你馬上派人和新加坡警方聯繫去把人給我帶回來受審?!惫倏醋跑嚧巴獾囊粭澊髲B說:“強子我們馬上去逮捕劉玉舟!”訓練有素的警察很快封鎖了啟航科技,將劉玉舟抓捕歸案。劉玉舟雙手戴着手銬朝笑道:“警察就可以亂抓人么?我要見我的律師!”劉玉舟沖一旁的美女說:“孫秘書,馬上叫袁律師過來!”

    郭警官嚴肅地對劉玉舟說:“你可以叫你的律師,但是你自己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裏最清楚,先跟我們回警局再和你的律師解釋吧!把人帶走!”兩名警員將劉玉舟押走。

    急促的電話鈴聲再次響起,電話那頭傳來余伯焦急的聲音:“少爺,老爺心臟病突發,現在人正在新加坡的斯諾康醫院搶救!”

    家熙眼神裡帶着憂傷看着思夏說:“我爸爸出事了,我馬上去趟新加坡!”思夏還從沒在家熙的眼中看到過這種眼神,從來看到的都是堅毅和自信,她感覺到了這次的不同,說:“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了,你在這裏好好養傷!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家熙沒給思夏再次說話的機會,什麼東西也沒收拾,打着電話急匆匆地離開了醫院。

    思夏叫來護士問自己什麼時候能出院,護士告訴她因為傷到了頭部,需要多觀察幾天,確認沒事後就可已出院了。思夏等不急地問:“那我自己要求出院呢?”

    護士微笑道:“這個當然遵從病人你自己的意願,你只要在自願請求出院的文件上簽字就可了!”思夏點頭表示明白了。

    原來劉玉舟的律師是袁驍,袁驍坐在劉玉舟身邊對警察說:“你們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下扣留我的當事人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小時后我的當事人有權離開這裏!”郭警官本以為先關他一晚上,讓他的精神先崩潰再進行突擊審問,可是他的精神狀態非常的好!郭警官將那天他和劉玉婷的對話錄音放給劉玉舟聽,袁驍雖是沙場老將,在聽到這樣的錄音后還是露出了一絲的驚愕。

    默認

    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

    客戶端

    下載《熙年思夏》

    目錄

    • 背景

    • 字體

    • 寬度

    夜間

    書頁目錄

    熙年思夏

    倒序↓
    正在努力加載中...
    書評 收藏 書籤 紅票 下一章

    章節評論(共0條)

    發表章評當前章節:
    第二十章 浮出水面
    正在努力加載中...
     

    小說推薦

    點擊查看更多“熙年思夏”相關信息

    關於縱橫| 誠聘英才| 商務合作| 法律聲明| 幫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聯繫我們| 友情鏈接| 謹防詐騙| 網站地圖

    Copyright?  小說,小說網 www.2x2plu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北京幻想縱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縱橫小說,小說網,提供玄幻小說,都市小說,言情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ICP證:080527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ICP11009265號  京網文[2015]2368-459號  

    作者發布小說,小說網作品時,請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本站所收錄小說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05190號

    花语女生网 |